当前位置:正文

黄巢为何被称为杀人屠夫和超级变态狂魔?

QQ:1300000220 | 2020-09-01 16:34 浏览数:

(一组黄巢剧照)

自陈胜、吴广率领农民义军大泽乡起义后,在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爆发了数不胜数的农民起义,如东汉末年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元末朱元璋领导的淮西起义,到明末李自成的起义、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等等,这些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都沉重打击了当时的腐朽统治,有些起义还直接推翻了暴政,实现了朝代更迭、建立新朝的伟大目标。

这些农民起义中,其义军领袖很多都是贫寒出生,要么是走投无路,要么也不识几个大字,为了与乡民一道不忍饥挨饿,被迫无奈率众反抗。

却有这样一位能文能武的义军领袖,并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实乃盐商家庭出身,家景自是不错,其少时还有诗才,善骑射,但参加农民起义后,靠着投机钻营,后来称王称帝,不仅变成了一位杀人如麻的屠夫,还变成了一位嗜好吃人肉的变态恶魔。

他就是表面上能文能武的唐末义军领袖黄巢。

一、少有诗才

公元820年出生于山东荷泽的黄巢,其祖上靠贩卖私盐起家,储蓄了丰厚的家底,以致家境颇为殷实。为此,黄巢打小就能学习诗文,5岁时便可对诗。也算少有诗才,兼之黄巢自幼又爱习武弄箭,懂剑术和马术。

那个时代的黄巢,应该有资格称"能文能武"之人,尤其是他的文学才华,更让人点赞。从其一挥而就的以下二首诗里足见其有着不错的文学底蕴。

一是黄巢小时候所写的《题菊花》: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在这首菊花诗里,黄巢托物言志,表达了浪漫主义的激情想象。自己若成为春神,就要让菊花与桃花在大好春光里竞相开放,吐露了渴望改变命运的非凡胆略。

不过,字里行间,似乎透着阵阵杀气。

第二首是黄巢的七律咏物诗《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在这首菊花诗里,似乎更透着浓烈的杀气,黄巢借遍布长安城里的菊花,其香气浓郁、沁人心脾而又傲霜盛开的气势,寓示自己拥有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待到"重阳节"九月八到来的时候,他将身披甲胄、手擎长剑推翻不公的天道。

全诗其实寄托了黄巢偏极的理想和抱负。从这首诗中不难看出,黄巢因累试不第,内心已种下不甘的阴影。

二、加入义军

唐末风卷云涌的农民起义让黄巢看到了希望。

于是,黄巢在几次名落孙山后,便离开了长安。此后,他再也没有考虑走科举博取功名之路,而是返回老家继承祖业,从事私盐贩买,意图将来成为帮派首领后再相机行事,成就霸业。

后来,而立之年后的黄巢果然当上了盐帮的头目。

在唐僖宗执政的公元874年,恰好全国水灾、旱灾相继暴发,导致各地"百姓流殍"。

濮阳的私盐贩子王仙芝见天下民不聊生,便与同伙尚君长密谋后,立时在长垣县拉起一支草军,也就是数千农民加入的义军队伍,揭竿而起,迅速掀开了唐末农民起义的序幕。

一时,王仙芝领导的农民义军势不可挡。攻下曹州后,王仙芝便自称草军领袖,自封为"天补平均大将军"。

民间也盛传"金色蛤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等谣言,让王仙芝的名声越来越响。

在老家当上盐帮头子的黄巢,这时已过不惑之年,正值五十多岁的年龄,闻讯王仙芝造反的消息后,大为振奋,觉得实现自己霸业的机会到了,便与侄子黄存、黄邺、黄揆等人商议后,立即聚拢一支农民起义队伍,与王仙芝的草军遥相呼应。

很快,王仙芝、黄巢合兵,迅速壮大力量,连克郓州、沂州等十余个州,进逼淮南。

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让唐僖宗开始心慌,随即任命能征善战的左金吾卫上将军齐克让、平卢节度使宋威为诸道行营招讨草贼使,先后率官军剿杀王仙芝、黄巢所率的农民义军。

谁料,宋威亲率的官军在876年与王仙芝大战于沂州时,宋威战败。唐懿宗又令尚书左仆射王铎接任,同时令左散骑常侍曾元裕为招讨副使,又令山南东道节度使李福扼守汝州、邓州,凤翔节度使令孤绚、邠宁节度使李侃进驻陕州、潼关。

势头正猛的王仙芝、黄巢一时锐不过挡,攻下唐州、邓州、郢州、复州、申州、光州、隋州、安州等地,打得王铎等闻风丧胆,农民起义的力量迅速发展到30万人以上。

唐僖宗见此,再令忠武军节度使崔安潜为行营都统,牵总负责征剿农民大军,鸿胪卿李琢换下宋威,右威卫上将军张自勉换下曾元裕。

同时,又采取招安议和的方式,分化王仙芝、黄巢的力量,通过重用王仙芝、弃用黄巢对其不置可否的招安方式,使义军内部自相残杀,走向瓦解。

这一招果然有效果。

王仙芝受封为"左神策军押牙"后,便产生了动摇。粗暴的黄巢见朝廷没有封赏他,一下大怒,怒斥王仙芝是墙头草,不得接受唐朝的官职,还把王仙芝打了一顿,便与之分道扬镳,向北发展。

王仙芝被黄巢大骂一顿后,不敢接受唐职,又率部转战浙西。谁知,在洪州之战中,王仙芝被朝廷重新启用的招讨使宋威使计擒杀。

这下,农民义军的力量大大削减。

王仙芝的残部在尚让的带领下,只好与孤军作战的黄巢在毫州会合。由此,黄巢(公元877年)被推为黄王,号称"冲天大将军",继续率领农民义军与唐军作战,意图一举推翻腐朽的唐末王朝。

三、滥杀无辜

只是黄巢是一个表面上能文能武、却没有远见卓识的阴毒之人,他不懂得"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称王后,就开始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是大英雄似的,不可一世,丑陋的秉性一下显露,臭皮囊里装着的不过是一颗残忍而又变态的阴毒丑恶灵魂。

从此,身为义军领袖的黄巢根本不再考虑如何"解民于倒悬",而是在率兵作战的反唐道路上,只管疯狂地任性胡来,不仅成了一个粗暴的杀人屠夫,还成了一个屠城、洗城、灭绝人性的吃人的变态狂魔。

公元878年,黄巢率领农民义军越过江西,一路火烧官府,焚毁室庐,杀人如麻。挺进建州、福州后,当地就盛传:黄巢所带的队伍是"遇到儒者就杀,军队必定覆灭"。

由此可见,那时的黄巢就渐渐泯失良知,走向丧心病狂的分裂性人格的魔障之中。

福建的隐士周朴就因黄巢所率的草军路过崇文馆,准备放火焚烧校书郎黄璞的府宅时,碰到他,实时报道问了一句:"能从我乎?"周朴回应了一句:“我尚不仕天子,安能从贼?"就这一句话惹恼了黄巢,便被黄巢怒而杀之。

黄巢的戾气之重,由此可见一斑。

公元879年,黄巢翻过五岭,攻打广州,起初他不想急于攻城,期盼岭南东道节度使李迢上书朝廷"议和"、求得天平军节度使这样的省部级大员职务。但时任宰相卢携等人商议后,奏请唐僖宗只封黄巢为率府率这样的基层职务。

朝廷此举一下让黄巢不能接受,他破口大骂之后,便气急败坏地撕毁了任命诏书,下令攻打广州。怎奈广州军民顽强抵抗,使黄巢付出惨烈的代价。黄巢最终生擒李迢,破城后,便残暴地下令屠城,一时,在广州城内的十多万平民,包括犹太人以及回教徒、基督教徒,几乎都死于黄巢的屠刀之下,可谓惨烈之极。

黄巢占领广州后,又回转荆浙,攻占洛阳。在败中取胜的状态下,迎得了时好时差的曲折发展。

公元880年,黄巢长驱直入,进至潼关,攻克华州,直捣唐都长安。唐僖宗没有想到黄巢会直奔他而来,猝不及防之下,只好在神策军的护卫下狼狈逃往咸阳。

就这样,黄巢顺利占领唐朝长安,更加狂妄和飘飘然起来,便下令"洗城",任由自己的军队烧杀淫掠,无论是王室,还是城内的平民、俘虏,通通斩杀。引起长安民众一片怨言,恨之入骨。

报仇心重的曹巢又展开了疯狂的屠杀,几天过后,长安城就有8万多民众被杀戮殆尽。长安这座繁荣的帝都一夜之间变成人间地狱,令人毛骨悚然。

这在《新唐书》中有真实的记述,称之为:朱门甲第无一半,当街踏尽公卿骨。

之后,黄巢入宫,在含元殿登基称帝,国号"大齐"。

黄巢千夫所指的暴行引起了上上下下的不满。

公元881年,唐僖宗便诏令镇东、太原、代州等各路节度使发兵长安,讨伐黄巢。各路唐军在唐将李克用、王重荣的统率下,历时两年,完败黄巢的精锐力量,随着东南面行营都虞侯朱温的变节,自鸣得意的黄巢只得退出长安,向东流窜。

可恶的是,黄巢在撤走前,又放了一把大火,焚毁了长安城。

黄巢进入商山后,派骁将孟楷突袭蔡州,得胜,节度使秦宗权归顺黄巢。黄巢即联合秦宗权的人马长驱直入,围攻陈州,与赶来支援的唐军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踞战。

黄巢为解决粮草问题,竟下令建造巨碓,将陈州及其附近的平民投入其中,辗碎后充作军粮。不到一年,就有将近30万人口死于此暴行。这在《黄巢传》中有细致的记录:

关东仍岁无耕稼,人俄倚墙壁间,贼(指黄巢军)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入于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

这就是史上人神共愤的黄巢陈州之战,黄巢令人发指的罪行可谓馨竹难书。

公元884年,李克用继续调各路大军围剿黄巢,黄巢不敌,损失惨重,其部下尚让、李谠投降后,黄巢只好率余下的残兵败将向东逃窜,抵达山东泰山的虎狼谷时,已"其众殆尽",他的外甥功臣军使林言见大势已去,便悄悄杀了黄巢,手持其首级向唐将献功。

就这样,残暴毒虐的黄巢,在64岁时,便结束了自己恶贯满盈的一生。他死后,其子黄皓不久也被伏杀,自此,唐末农民起义结束。

四、黄巢变态之路,可悲可叹

纵观黄巢的一生,原本出生于还算不错的盐商家庭,自幼又习文练武,其生活的条件其实蛮好的。

可惜的是,黄巢在遭遇挫折后,没有走正道,骨子里依旧是陈腐的"学而优则仕",一心幻想着想当然的"货卖帝王家",以期不劳而获、当大官、发大财,称霸一方,这样强烈的出人头地愿望使其"三观"出现了严重的偏离。

有理想有抱负原本不错。

只是,黄巢的戾气太重,在不正确且又严重偏极的"三观"指引下,其内心底里早已埋下了残忍而又暴虐的祸根。

其实,这在他早年所写的三首菊花诗里就能嗅出,尤其是那首有名的《不第后赋菊》,虽说写得不错,很有气势,但却给人一种杀气深深的感觉。

象征高洁的菊花,不过是黄巢借以宣泄心中不满的道具,全诗透着杀戮,透着血腥,充斥着并非豪迈的戾气。

后来黄巢便因几次科举落败,便愤世激俗,怒而走上贩卖私盐之路。在五十多岁时,当他看到轰轰烈烈的唐末农民起义,认为有了机会,儿时的野心有可能实现,便投机钻营,当上了冒牌的农民起义军首领。

实际上,黄巢哪有可能代表农民阶级的利益?他不过是从中挖掘机会,以期踩着底层人民的血汗,从而窃取万人之上的地位和利益罢了。

黄巢后来的所作所为一一应验了他丑恶的品性。

因为唐僖宗没有给他想象中的职务,在索要未果之下,黄巢怒打王仙芝,又假装代表农民的利益,继续打着农民义军的旗号,唯我独尊地作威作福。

尤其是后来称王称帝的过程中,对广州、长安大开杀戒,屠城、洗城、烧城;在陈州,发明吃人机器,活活把人辗碎成充当军粮……这是何等的残暴、野蛮和灭绝人性。

难怪黄巢给后世留下一个千人恨万人骂的杀人屠夫和超级变态狂魔的称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之所以黄巢步入这样的变态之路,除了可悲可叹外,其实亦折射出黄巢的内心很脆弱,他承受不了挫折,哪怕是正常状态下的打击,对他而言,都是致命伤害,以致心想未成、一言不合之下便采取极端的方式野蛮凶残地报复社会,也报复自己。

说穿了,黄巢已神经严重分裂,他得的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病,无药可救。当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