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她是肯尼迪夫人最信赖的时尚顾问,一生精致优雅,将贵族气质发挥到极致

QQ:1300000220 | 2020-08-28 22:54 浏览数:

当她发布第一个时装系列的时候,已经42岁了。在她漫长的设计师履历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为杰奎琳·肯尼迪担任私人形象顾问长达十二年之久,她设计了第一夫人的所有经典形象,甚至包括她的婚纱。三十年后,这位生于委内瑞拉、同时拥有法国和西班牙贵族血统的女子已经72岁高龄,却依然是美国时装史上最经典的优雅传奇。来吧,就让我们走进Carolina Herrera的上东区别墅,听她讲述那段绮丽的似水流年。

01

从委内瑞拉到巴黎

在一个仲春的下午,Carolina步入她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豪华别墅。这无疑是一座令世上绝大多数女人都会艳羡得发晕的梦幻居所:起居室的墙上覆盖的不是墙纸,而是结实雅致的条纹亚麻布;一大堆18世纪的古董扶手椅上包着柔滑如丝的缎面;冰蓝色的波斯风格绸窗帘有意无意地拦住部分窗外阳光,仿佛在阻挡时间的侵入,守护着这位雍容华贵的女主人心爱的一切。

只需要一眼,你就能明白Carolina Herrera的优雅是如何在七十二年的时光里慢慢渗入她的每一寸肌肤和骨骼。她穿着光洁无瑕的白衬衫和富有弹性的黑色修身长裤,将她的年龄和身体包裹得不露声色。

这个身段瘦小却精致无比的贵妇请我和她一起坐在长沙发上,随手翻开膝盖上的一本奶油色皮面笔记本,笑着说:“我什么都记,我看到的、喜欢的所有东西,衣服、瓷器、家居、首饰、盆景……我有无数个这样的本子。”

噢对,还有她的口音——在时尚圈里出名的讲究和动听:单词珠玉般从她口中滑落,又仿佛由看不见的丝线穿起,在空气里玲珑浮动,让听者不知不觉间心生景仰。她喜欢将单词分开,说就像fab-u-loss,略带西班牙口音的英语中还夹杂着很多法语单词。

这个优雅的女人,将美国内战前南方种植园主的贵族气质发挥到了极致。她仿佛来自那个属于斯嘉丽和艾希礼的时代—大户人家在橡树庄园里举行烧烤宴会、女孩们穿着翠绿衣裙跳舞的那个时代。她那一丝不苟的金发、纽扣整齐的衬衫、虽不再年轻却精致的面容,仿佛在无形中成了一件抵御时光侵蚀的透明盔甲,闪着流动的微光,把她包裹进永恒……

事实上,Herrera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这位今年已72岁的设计师同时也风趣幽默,年轻时更是著名的Studio54出名的美人儿。“她对一切新鲜事物都能接受,非常开朗,同时又很有主见、行事端庄。”Herrera的好友、纽约最著名的老牌社交名媛LynnWyatt说,“但这不是我描述Carolina的唯一语言,我想说的是:她是位淑女,同时她也是个纯粹的女人。”

Herrera的另一位多年好友CalvinKlein也对她赞誉有加:“Carolina完美地代表了她的品牌精神—优雅、高贵、充满魅力、浪漫摩登,永远品位上佳。”同样,CalvinKlein也强调了这位淑女的另一面:“她绝不是永远端着架子,而是充满幽默感。”他回忆起有一次,Herrera和几个朋友在大都会歌剧院的包厢里看《波西米亚人》,同包厢的一位女士问她有没有指甲锉,Carolina慢条斯理地说:“亲爱的,我是个裁缝,不是修指甲的。”

1939年,CarolinaHerrera出生在殖民地时期的委内瑞拉首都Caracas,她的全名是Maria Carolina Josefina Pacanins Nino,这个十分有贵族特色的名字,来自她的父亲——不是别人,正是Caracas的总督,同时也是位空军将领。

在这个有着巨大瀑布和热带雪山的国度里,魔幻与现实、历史与未来反复交织,百姓们迷茫热情地生活,殖民者们则执著地守护着自己的宗教与社交。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童年和少年,无疑意味着奠定了一个女孩一生的浪漫情怀。

Herrera常常想起普鲁斯特写在《追忆似水年华》开卷处的一段话——“我想起了夏天的房间。那时人们喜欢同凉爽的夜打成一片。半开的百叶窗上的明媚的月亮,把一道道梯架般的窈窕的投影,抛到床前。人就像曙色初开时在轻风中摇摆的山雀,几乎同睡在露天一样。”

她说:“那也是我对儿时夏天的回忆,一模一样,真是太神奇了。”

Herrera的母亲作为当时委内瑞拉的社交名媛,经常去巴黎看秀和订制时装。13岁那年,刚开始出落成窈窕淑女的Herrera,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次看秀机会。“那还是和我奶奶一起去看的。”她笑着说,“是Cristobal Balenciaga的作品。”

那时,Herrera还不知道什么叫成衣,因为她身边所有女士都穿着高级裁缝订制的服装。在这个小姑娘的记忆里,充满了长辈们美丽霓裳的幻影。

02

从那段时装之前的

“Good Old Days”

然而,时尚却并非Herrera自幼开始的理想,远远不是。事实上,当她1981年9月发布第一个时装系列的时候,她已经42岁了。“我才不会说我小时候给洋娃娃做衣服这样的话呢,因为我确实没有。”

那时,她自己就是个漂亮的洋娃娃,经常被母亲送给她的白色蕾丝纱裙和背后有大蝴蝶结系腰的公主裙包裹着。可是,从青春期开始,真正吸引Herrera的时尚风格却来自当时的好莱坞传奇女星们,比如劳伦 巴考尔和丽塔 海华丝。

“我经常梦想着自己像个荡妇那样,一袭黑裙,头戴有黑色面纱的帽子,手持一根香烟……”18岁时,她很想扎耳洞,但是保守的父亲不同意,于是她只能悄悄地扎。“我爸爸不喜欢我和姐妹们扎耳洞。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我很紧张,是我姐姐孩子的奶妈帮我扎的耳洞。可惜她手艺不行,两边耳洞一个高一个低。所以,最后还是我爸爸赢了。”也是在18岁那年,和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多数上流社会女孩一样,Herrera早早步入了婚姻,并且很快有了两个女儿。不过,这段婚姻维持的时间不长。她勇敢坚定地,也令父母无奈地,成了家族中第一个离婚的女人。

所幸,已经成熟起来的Herrera,与自己童年时的伙伴、身为侯爵的Reinaldo Herrera Guevara走到了一起。他当时还是《VanityFair》的编辑。在20世纪的那个年代,贵族们担任著名时尚杂志的编辑和在19世纪研究古籍与打猎一样,都是圈里的时髦习气之一。

这位精力充沛、热情洋溢的贵族,毫不犹豫地将美丽羞怯的妻子带进了纽约五光十色的社交圈。这对夫妇经常出入Studio54俱乐部的舞池,实时报道与AndyWarhol、RobertMapplethorpe和Bianca Jagger等名人来往密切。

Andy Warhol还为她创作了肖像。“我去了他的‘工厂’,他给我拍了大约50多张照片。”在那次工作经历中,Herrera对这位波普大师的印象是:“他很内向,说话不多,但会不时说几句关键的话,而且都十分有趣。”

如今,这幅作品仍挂在她卧室的墙上。那是1979年,当时她40岁,画面上的她有着丰润的红唇和夸张的蓝色眼影,

一如许多Andy Warhol的版画女郎一样。她的另一位圈内好友则是更加大胆出位的时尚摄影师RobertMapplethorpe(1946 1989)。这位最终死于艾滋病的天才,被摄影界称为“黑暗王子”、“光的天使”的男人,以暴露的性器官、SM主题以及充满色情意味的花朵素材而惊世骇俗,同时又以极具古典风尚的美图来安抚世人的眼睛,惊世骇俗与赏心悦目并存。“我希望能活着看到我成名的那一天”是他的名言。

他俩是在飞往加勒比海著名的休假圣地、被誉为“亿万富豪之岛”的Mustique岛的飞机头等舱上认识的,当时Robert尚未大红大紫。“到了岛上,Robert提出给我拍照。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我会变得非常有名,我怕你到时候后悔得发疯。’”

于是她给他当了模特,拍了一组极其艺术的照片。包括这张她穿着黑袍、肃穆如阿拉伯女子的照片,神情也是Herrera十分少有的。

Robert死后,Herrera的一位姨妈带了本他的摄影集来看侄女。“她对我说,我看到你也在这本书里了。不过有张照片里,你自己倒是穿戴得很雅致整齐,可是你身边的其他人怎么全都光着?”

带着一丝丝伤感,她告诉我,那张照片是在Robert去世前拍的。“他说,来吧,我想在死之前再给你拍组照片。所以,他的任何创意我都配合。因为我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了。”

03

肯尼迪夫人

最信赖的时尚顾问

当时,Herrera已经是纽约社交界公认的最有品位的名媛,《Harper’s BAZAAR》称赞她:“既善于穿着巴黎的高级定制,也善于穿着自己在Caracas设计的衣服。”

是的,当Herrera发现自己的主见越来越多、口味越来越挑剔的时候,她终于有了创立品牌的想法。

她去找自己的好友、《BAZAAR》传奇编辑Diana Vreeland。“我开始的想法只是想自己做些纺织面料,她听了就说:‘那多没意思啊,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做时装系列呢?’”

1981年9月,她在大都会俱乐部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时装秀。“以前从来没人在那个地方举办过时装秀。”一切都是全新的。丈夫Reinaldo都为她感到担心:“亲爱的,你在这方面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会啊。”

事实上,那场发布会也确实令她平生第一次手忙脚乱。“整个后台就像疯人院。”Herrera笑着告诉我,“我还坚持要用现场演奏的形式作为背景音乐,找一位钢琴师演奏ColePorter的歌;有的模特妆都没完全画好就得准备上台;还有件长裙褶子都没来得及打好,别了一大堆别针……”

尽管如此,Herrera的这场处女时装秀依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可当朋友们手拿香槟四处寻找她时,这位已经42岁的女人却果然像个孩子一样,躲在更衣室里哭个不停。“我知道效果不错,但依然感到失落,因为它令我精疲力竭,我需要发泄。”

时尚圈半开玩笑地迎接这位lady,多数人都以为她只是玩玩而已。而当喝彩和掌声响过之后,她应该继续穿梭在Caracas和纽约之间度假旅游。然而,Herrera不仅坚持了下来,而且一做就是三十年。“你必须在一生中做点什么。你不能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旅游却只是坐着不动、什么都不做。”在她身为设计师的“履历”中,至今仍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是Herrera担任杰奎琳 肯尼迪的私人形象顾问长达十二年之久的那段佳话——她甚至为第一夫人设计了婚纱。

“她是个非常自然洒脱的女人,完全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最好看。”同时,在Herrera眼中,杰奎琳十分清楚自己在历史和国家中的地位。“她常常跟我说,他(肯尼迪)是总统,而我只是第一夫人,我什么也不是,所以我没什么好说的。”

Herrera明白,这绝不是句看上去消极无奇的话,它是杰奎琳面对现实的平静接受。“嫁给奥纳西斯之后,杰姬就无休无止地被狗仔们骚扰。她理都不理他们,该干吗干吗,她说反正躲起来也没用。不过,在那些狗仔们的各种照片里,她都那么美。”

嫁给Reinaldo后,Herrera又生了两个女儿。如今她将公司交给三女儿、和自己同名的Carolina。小Carolina从1997年起为品牌工作,私下里两人用母语西班牙语交流。如今,40岁的小Carolina全权负责香水和童装线的开发,平时与丈夫生活在马德里。“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所以我没法解雇她。”Herrera半开玩笑道,“我喜欢和她一块儿工作,因为她用不着对我说谎,她总是很诚实,她为年轻人设计服装。”

如今,Herrera依然每天要到位于纽约37街的办公室上班。一般8点半至9点起床,她并不会很早上班,因为她不喜欢早起。她至今也不会做饭,因为身边“永远有很好的厨师”。现在的这位厨师已经为这个家庭工作了二十一年。

每年夏天他们都会去室内设计师John Stefanidis在希腊小岛上的房子度假,或者到丈夫家族的庄园—从16世纪末起,那里就是他们的庄园了。“但我不喜欢有很多房子,因为我觉得每一间屋子都不能仅仅是摆满华丽的家具,它需要太多的记忆和生活去填满。所以为了轻松些,我平时反而喜欢住在酒店。”

从小到大,Herrera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伴随着网球、骑马等贵族运动长大。她的网球打得很好。“我练得非常认真,以至于现在左右手腕都不一样粗细。”为此,挑剔的她总是不爱带戒指。“这样就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手。”另外一个不太奢侈的爱好则是巧克力,她常常从世界各地带回名贵的手工巧克力,和自己的12个孙子孙女一同分享。

“时尚总是变化的,”Carolina Herrera说,“但组成时尚的元素是不变的,精致、优雅,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奢华。”